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法律底线不容逾越——山东平度、江苏镇江两起打着“退役军人”旗号实施犯罪案件庭审内外

发布时间:2019-04-19 16:41:46




新华社北京4月19日电  题:法律底线不容逾越——山东平度、江苏镇江两起打着“退役军人”旗号实施犯罪案件庭审内外

  人民日报记者 新华社记者

  4月19日,山东平度、江苏镇江两起打着“退役军人”旗号实施犯罪案件分别一审公开宣判。

  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人民法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妨害公务罪,判处钟世峰等9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二年至六年,其中2人被宣告缓刑。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故意伤害罪,判处白俊国等9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二年至四年,其中2人被宣告缓刑。两起案件的被告人均当庭认罪服判,不上诉。

  法槌声落,余音铿锵。

  在全面依法治国新时代,怎样更好地捍卫法治尊严、深植法治信仰,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和国家长治久安……两起案件的依法审判,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得到了广大现役和退役军人的拥护,庭审中展现的案情及诸多细节,也引发人们更多思考。

  确凿罪证还原现场 暴力犯罪触目惊心

  2019年4月15日,山东潍坊。

(图文互动)(2)法律底线不容逾越——山东平度、江苏镇江两起打着“退役军人”旗号实施犯罪案件庭审内外

  这是4月19日在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人民法院拍摄的宣判现场。  新华社发

  8时许,庄严的法庭内国徽高悬,审判长敲响法槌、宣布开庭。在法警押解下,被告人钟世峰、于有峰、王绪章、陈军、王秀启、郝东代、杨小青、葛德高、张善岩进入法庭。

  审判长告知被告人及辩护人在庭审中依法享有的诉讼权利后,法庭调查开始。公诉人宣读起诉书。被告人、辩护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无异议。

  大量证人证言,被害人的伤情鉴定和陈述,被告人供述和自书材料,以及视听资料、物证、书证……公诉人提交并经当庭举证、质证,并被法庭确认的一组组证据,还原了2018年10月发生在山东平度的暴力犯罪场景——

  从10月5日开始,于有峰、钟世峰、王绪章等人编造、散布“退伍老兵被打”虚假信息,煽动大量人员在平度市委门前非法聚集,并非法游行。到6日中午,聚集人数达300余人。期间,聚集人员打标语、喊口号、拉警戒线,并扛旗列队迎接“声援”人员。

  至6日13时许,现场“指挥”钟世峰安排购买的60根长1.8米的大锤把、45根长1.2米的镐把,以及16个干粉灭火器、一袋腻子粉,已经分批次送至聚集现场。关于如何使用木棍对抗执法,钟世峰还进行了现场教授。

  根据分工,于有峰、王秀启、季连敬(另案处理)、葛德高等人通过微信、现场演说等方式,煽动挑唆并扬言动用暴力。王秀启的供述显示,他拿着喇叭在现场喊话:“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

  现场非法聚集人员情绪激动,事态一触即发。14时许,在陈军等人接应新来人员过程中,田文才(另案处理)见到季连敬与一名民警在花坛处同时倒地后,季连敬、田文才等借机大喊“警察打人了”,并围攻执勤民警。为防止事态扩大,执勤人员依法将部分非法聚集人员带到警用大巴车内。

  当庭播放的监控视频可见,接到报信的钟世峰带领人员持木棍、灭火器等赶到大巴车附近,用灭火器向执勤人员喷射干粉,引发现场混乱。

  视频证据清晰显示,杨小青用木棍砸碎了大巴车驾驶室玻璃,葛德高、陈军等人先后向大巴车喷射干粉,使车内人员呼吸困难,被迫从天窗爬到车顶。王秀启等人又朝车顶的人员喷射干粉,张善岩等人用木棍捅刺车顶人员,还有人投砸石块、砖头、马扎等。

  在10多分钟内,钟世峰、陈军、王秀启、郝东代、葛德高、张善岩等人持续暴力袭击执勤人员,在现场大肆打砸。钟世峰在供述中回忆:“有一个人拿着镐把照一个警察头上打了一下,对方的头就出血了,其他人也用棍子打这个警察的头……”

  这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导致许多执勤民警、工作人员及群众受伤,其中1人重伤; 4辆车辆及部分公路护栏损毁;平度市人民医院等周边多家单位无法正常工作;16条公交线路无法运行,4条线路被迫改线,运送旅客量同比减少8万多人次;数十家商场、商铺无法正常营业,直接经济损失巨大。

(图文互动)(1)法律底线不容逾越——山东平度、江苏镇江两起打着“退役军人”旗号实施犯罪案件庭审内外

  这是4月19日在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拍摄的宣判现场。  新华社发

  4月16日在江苏徐州公开开庭审理的镇江一案中,大量证据还原的犯罪场景,同样触目惊心。

  2018年6月19日起,在殷幼生、姜成、王益宏等人煽动下,各地1000余人陆续赶往镇江非法聚集。20日至23日,白俊国、高建辉先后担任现场“指挥”;牛伟浩在王益宏配合下,拍摄、散布虚假视频信息,现场发表鼓动性演讲;张小龙、李向阳参与策划分工、转移;黄宁军组织列队喊口号……

  在白俊国等人的策划、组织、指挥、煽动和积极参与下,非法聚集人员在镇江市政府门前道路、广场及人工湖周边区域非法游行,并冲击警戒隔离栏,持木棍、砖块、酒瓶等暴力对抗执法,殴打政府工作人员。

  “我还在劝阻对方配合工作时,突然四五个人抓住我的衣服,将我拉到对面人群中。”受伤人员朱某的证言说,“刚进去就被人用硬物砸我的头,我被打倒在地,有人拿着木棍朝我身上打,有人对我拳打脚踢,我头上、脸上全是血。”

  “站在湖边的几个人把我拉到他们的人群里,把我打倒在地,我想爬起来,有人拿棍朝我的腿上打,接着有人勒着我的脖子把我的头盔扒掉,用砖头朝我头上打……后来我被打得不能动了。”受伤人员陆某的证言说。

  这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令当地群众至今心有余悸:数十名政府工作人员受伤,镇江市政府等相关单位的正常工作停滞,现场附近交通堵塞,公交运营线路被迫调整,周边环境和公共设施大量受损,市民出行和日常生活深受影响。

  公诉人当庭指出,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严重挑战了执法权威,严重损害了政府威信,也严重影响了参与其中的人员及其家人的生活,正如一名被告人在悔过书中所说,“给家人带来了伤害,给孩子作了坏榜样,愧对组织的培养、教育和信任,上对不起部队,下对不起家人”。

  “碰瓷”造假煽动聚集 策划组织分工明确

  随着庭审的深入,多方证据印证,这两起打着“退役军人”旗号实施犯罪案件,之所以从非法聚集升级为严重暴力犯罪,“导火索”都是有人事先编造的“退役老兵被打”虚假信息。

  2018年6月19日,得知100余人在镇江市政府门前聚集反映诉求,殷幼生、姜成等人积极串联,召集更多人赶往镇江“声援”。

  20日凌晨4时许,经接访劝导,部分人员同意离开。王益宏等人对此极不甘心,在现场极力阻挠。经他人提示,王益宏在无人接触的情况下自行倒地,作受伤状。旁边的人纷纷拍摄,然后发到微信群里进行煽动。

  庭审现场播放的监控视频和王益宏的供述印证了这一过程。“有人问,有人受伤吗?我说,没有人,我躺下你们来拍视频。我就顺着往地上一躺,脸朝上,把上衣拉开,让他们拍。”王益宏在供述中说。

  王益宏随即被送往医院。庭审现场出示的多项检查报告显示,王益宏身体未见异常。然而,“老兵被打”的虚假信息通过微信群、QQ群大量传播、急剧扩散。多地人员受此蛊惑煽动,赶往镇江“为被打老兵讨说法”。

  “我看到微信群里有视频,我当时就想,机会来了,这次能把事情搞大。”张小龙供述,他当即转发微信,“号召全国战友声援”。

  牛伟浩是先期到达的人之一,下车后就赶到医院,拍摄、散布“王益宏口述被打”视频以增强可信度。“我把视频和语音发出后,就是想坚定更多人来声援的信心,更加有效地达到集结的目的。”

  证据显示,为了澄清真相,6月21日,镇江市政府工作人员调出监控视频在现场播放。现场非法聚集人员看后觉得受骗,打算撤离。牛伟浩见谣言被戳穿,强行关掉播放设备,辱骂工作人员,威胁打算返回的非法聚集人员;并再次到医院拍摄王益宏“被打”视频发到微信群中,煽动更多人赶到镇江。

  在山东平度一案中,造假煽动手法如出一辙。

  2018年10月4日,于有峰等38人因不满足政府已安置的公共服务岗,策划以“旅游”名义非法聚集上访。

  在当地党委、政府劝返过程中,于有峰等人通过电话、微信散布“被打”等虚假信息,煽动各地人员“声援”,并住进医院。

  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于有峰的多项检查均未发现异常。随后赶到平度的王绪章等人来到医院,仍然拍摄于有峰等人的“伤情”,发在微信群里并煽动各地人员“相互转告”“准时到位”。

  当庭出示的王绪章供述说:“明面上是为了38名‘被打’战友而去的,实际上就是借着机会,聚集更多战友,造成影响,给政府施加压力。”

  非法聚集过程中,于有峰还赶到现场,讲述虚构的“被打”经过,并在微信群里发语音进一步煽动。

  庭审中,公诉人讯问于有峰:“2018年10月5日晚上,你是否在微信群内发过‘应该多准备些棍子’‘他们要是敢往里冲,就往死里打’等语音?”

  于有峰回答:“是。”

  “被告人打着‘退役军人’旗号,非法聚集,有组织、有策划、有预谋实施严重暴力犯罪。”在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当庭指出。

  公诉人表示,这些被告人凭借影响力以及在之前多次非法聚集中的“突出表现”,或全程策划煽动,或在关键节点推波助澜、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导致聚集规模迅速发展,现场行为不断升级。

  当庭播放的视频直观展示了在江苏镇江一案中,各被告人担任的不同角色:有人负责现场指挥,有人现场煽动喊话,有人策划人员聚集、地点转移,有人负责对外联络、购买物资,有人组织列队、喊口号等。

  “时间要坚持三到五天,人数要达到3000人以上,而且不准备与镇江政府对接,要求更高一级领导重视。”这是证据所显示的白俊国等人在现场“碰头会”上定下的“方案”。

  证据显示,2018年6月21日下午,白俊国带领人员外出上厕所,返回时被隔离在外,无法返回人工湖北岸广场。经商定,白俊国带领人员转移至人工湖南岸。此时,牛伟浩提出“动静结合”的策略:人少时采取静坐方式拖延时间,等待人员规模扩大后,再采取“动静大的方式”向政府施压。

  为应对政府工作人员劝导疏解,牛伟浩还提出了三个“方案”:第一个,可以跳湖;第二个,往公路上跑;第三个,就地解散,第二天再集结。

  明确的组织和分工,同样出现在山东平度的非法聚集中。钟世峰供述,各地的活跃分子召集带领人员来了以后,就在现场碰头商议聚集的时间、地点、活动,以及确定与政府谈判的人员及内容。

  “根据以往的经历,事件地的当地战友任‘指挥’。”王绪章也供述,“指挥”再从到场的各地活跃分子中喊出一些人开“碰头会”。

  当庭出示的被告人供述显示,除了“声援”,借机扩大自身影响力,向政府索要钱财作为返程、息事宁人的条件,是这些非法聚集人员的普遍心理。

  “很多人都是借着这个名义来捡‘炮壳’(便宜)的,因为之前的聚集事件中,都从当地政府领到了钱,多的2500元、少的1500元。他们认为,镇江经济发达,应该给的更多。”高建辉供述。

  据了解,这两起案件不是个例。2018年以来,多地接连发生打着“退役军人”旗号非法聚集事件,并呈现出有组织、成规模、暴力化等特点,严重扰乱当地党政部门工作、正常社会秩序和百姓生产生活。此外,还出现了多起极少数人员以祭扫、纪念为名行免费旅游之实,拒付高速过路费、景区门票费等滋事扰序事件,人民群众反映强烈。

  本色渐褪私欲膨胀 恃“功”自视“法外之人”

  无论是在庭审现场,还是在供述和自书材料中,两起案件的被告人都进行了深刻反思,剖析自己的心路历程。

  正如于有峰所言:“我不断深深地检讨自己、审视自己。到底怎么了,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人?”

  在镇江充当现场“指挥”的白俊国,1989年入伍,1992年退役,安置到河南巩义一家地毯厂工作,后来到邮电局工作。2001年,他因企业改制下岗后,一直打零工谋生。

  2017年之前,白俊国都没有参加过非法上访。当年5月,他加入一些相关群体的微信群,并参加了一次非法上访,得到了5000元现金。

  “当时思想起了很大变化,逐渐脱离最初的安置诉求,往金钱、利益上看得比较重。”白俊国供述。

  此后,他开始打着“退役军人”旗号以访牟利、以访为业,自封“全国退役军人秘书”,串联各地人员非法聚集,以过生日、集体签名等名义召集“搞活动”,向各地政府施加压力,一两年内先后索要钱财共计43万多元。

  “钱来得太容易了。只要想要钱了,就找个名义在微信群里号召大家聚集。”白俊国说,“有几个地方政府为了不让我搞聚集,一次给我5万元,给了3次。”

  证据显示,从镇江被劝离后,白俊国觉得“不能白来”。不久后,他重返镇江,谎称丢了现金和手机,要挟政府工作人员给了他2万元“路费”。他还买了一台6500元的手机,胁迫政府工作人员为其付款。

  同为镇江现场“指挥”的高建辉,2018年4月加入一些相关群体的微信群后,对照各种信息盲目攀比,心理逐渐失衡。

  “突然觉得我可以肆意妄为,想找哪儿就找哪儿,因为我拿着退役军人的身份。”高建辉供述,他开始参加上访活动,在河南漯河非法聚集事件中充当“指挥”,并凭借这一“资历”在镇江接任现场“指挥”。他还将微信名改为镇江事件指挥,向当地政府施加压力。

  为何要屡屡挑头闹事?高建辉有着自己的目的,“如果你个人闹得比较厉害,很可能就优先给你解决。”

  抱着类似想法的人还有更多。白俊国供述:“我去镇江声援就是奔着‘总指挥’去的,目的是提高我的知名度。”牛伟浩供述:“提高自己的威望以后,我就会一呼百应,全国老兵都会来支援我,我以后和政府谈判时说话更有分量。还有,我做电梯生意,认识更多人,接触地方领导,对今后的销售也有好处。”

  公诉人指出,对于这些被告人,其实各地政府一直在努力关心照顾他们。有的被告人退役时,当地政府按照当时政策给他们安排了当时条件较好的工作,有的遇到生病住院、房屋损坏以及其他生活困难时,当地多次给予补助救济。很多非法聚集人员对国家给予自己的待遇是满意的,但仍然有一些人想和政府谈条件,希望政府能够突破政策界限,满足自己的不合理诉求。

  “政府对我越好,我越觉得政府是欠我的,提出的要求就变本加厉。”参与漯河、镇江、平度等多起非法聚集事件的张小龙供述。

  他供述,2005年,自己转业至江苏无锡,签订了放弃安置协议书,领取了自谋职业金。后来,他开办的工厂因经营不善关闭,便开始无理上访,提出给他行政编制、给他60平方米房子、给他租1000平方米厂房、给他办理50万元无息贷款等“八大诉求”。

  事实上,张小龙心知肚明,有些诉求“站不住脚,是无理取闹”。然而,一旦没有如愿,他们便企图把事情闹大,甚至用暴力犯罪的方式要挟政府。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微信群里的口号就是‘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这次平度的事,当时商量时都表示,必须抬高价码,必须联合起来对抗。”钟世峰供述。

  45岁的钟世峰有过3年服役经历,在部队获得的荣誉和现实生活的不如意,让他逐渐产生心理落差。

  “没有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过分放大自己的贡献,无视党和政府对退役军人安置优抚工作付出的极大努力,对社会的认识扭曲,才造成今天的沉重代价。”法庭上,钟世峰的辩护人也分析了钟世峰的心态变化。

  证据显示,钟世峰参加非法聚集上访的足迹遍布多个省市。他一次次获得“好处”,也总结出“经验”——“一个人的力量太小,必须要很多人参加,这样才能达到目的。”

  多名被告人供述表明,“很多人参加”就是利用这一群体讲义气、重感情的特点,传递不合理诉求和非理性情绪,甚至编造谣言,煽动更多人聚集,“抱团”向政府施压。

  正是这样的频繁聚集和互相影响,以及少数地方政府的无原则让步,钟世峰等人的思想越来越偏执,行为越来越极端,发展到组织煽动并积极参与非法聚集、暴力打砸,酿成了无可挽回的严重后果。

  “我想我们的身份,政府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头脑发热,实施了打砸和伤人行为,现在非常后悔。”钟世峰在供述中说。

  经查,18名被告人成分多样、背景复杂,其中多人有违法犯罪前科。

  从退役到褪色,从退役人员到走上违法犯罪道路,这些被告人悔不当初。他们说,自己把党和政府的关爱当成妥协退让,错误地认为这是一次次聚集上访得来的,以为自己是拥有特殊身份的“法外之人”,军人本色渐渐褪去,法治意识渐渐淡薄,最终走上违法犯罪之路。

  认罪悔罪深刻反思 法律底线不容逾越

  “不管自己有多么辉煌的曾经,都不能成为犯罪的理由。我深表悔恨,深深愧疚。我辜负了党、国家和军队对我的培养,辜负了父母对我的教育,辜负了妻儿对我的期望。我的罪行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和严重恶劣的影响,我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认罪悔罪。”

  面对庄严的法庭,钟世峰几度掩面痛哭,多次鞠躬道歉。“我再一次向在这次事件中受伤的民警及家属说一声对不起。”他还当庭提交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战友们正确认识退役军人安置优抚工作的不断完善和发展,理智行事,依法解决问题,绝不能做违法犯罪的事情,败坏军人的声誉。

  与钟世峰一样,在最后陈述环节,两起案件的其他被告人都深刻认罪悔罪,多人痛哭流涕,当庭深深鞠躬。

  “自己的言行触犯了法律,不但给当地政府和人民带来了恶劣影响和经济损失,也给整个退役军人群体抹了黑,同时也毁了自己和家庭,我非常痛悔。”牛伟浩说,自己丢掉了军队的光荣传统。“如果有机会,我会现身说法、公开道歉,还当地政府一个清白,给当地人民一个交代。”

  “我错了!我的所作所为给党和国家造成了恶劣影响,愧对党和部队的多年培养,深刻教训永生不能忘。”王绪章痛心疾首,“不能认为自己为国家做过贡献就可以置法律于不顾,有诉求必须合理合法表达,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做一个有利于国家和社会、发挥正能量的人。”

  “党和国家并没有抛弃我们,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用治病救人的态度和体贴入微的方式,对我们进行了耐心细致的关心和帮助,让我迷途知返、幡然悔悟。”白俊国说,“法律是公平正义的,天下没有法外之地,地上没有法外之人,任何人都不能存有侥幸心理违反法律。希望以我为戒,千万不能走我的老路。”

  走出法庭,旁听了庭审和宣判的各界人士也深有感触。

  徐州市政协委员、铜山区中医院医师杨杰说:“我充分感受到法庭的公开公正和法律的尊严,感受到党和政府依法打击犯罪、维护公平正义、捍卫法治权威的决心。我们坚决支持案件的依法审判。任何人逾越法治底线、践踏法治尊严,都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这次案件再次深刻警示我们,任何理由、旗号都不能成为违法犯罪的护身符。”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北关街道清平社区业委会主任韩同花说,法律保障公民权利,公民维护权利也要依法。无论是维护自身权益,还是反映问题表达诉求,都应当在法治轨道上、法律框架内、通过法定渠道进行。每个人都要自觉提高法律意识,严格依法办事,做知法、懂法、尊法、守法的好公民。

  “军人荣誉不容亵渎,法治权威不容损害,和谐稳定的社会大局不容破坏。绝不允许极少数人打着‘退役军人’旗号,扰乱社会秩序,挑战国家法律,损害人民福祉。”徐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干部吴咸春语气坚定,“无论是现役还是退役军人,都应当坚定为国奉献、为民服务的信仰,转业不转志、退伍不褪色,珍惜荣誉、永葆本色。”

  退役军人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力量。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退役军人安置优抚工作,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大力支持退役军人就业创业,专门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明确提出制订退役军人保障法,不断健全完善退役军人服务保障体系。

  “法治兴则国家兴。在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公民权利要靠法律保障。党和国家始终重视用法律和政策努力维护好广大退役军人的合法权益,广大退役军人争做遵纪守法的模范、争当建功立业的表率,一定能共同维护好退役军人的良好形象和崇高荣誉,让军人永远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全国人大代表、山东鸢都英合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明芹说。

责任编辑:新华社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hnwsx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9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